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马鞍山OK论坛

酸甜苦辣十六年

发表于 2019-7-8 12:13:39 70593人阅读 247人回复 只看楼主

发表于 2019-7-8 11: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女儿这次考得不错,从6月23号公布成绩那天起,我就不停地在各个大小不一的饭店喝酒。这些酒,有的是同学、朋友请我,表示恭喜和祝贺的,也有的是我请别人,表示这么多年来对我和女儿的关心支持表示感谢的。回想自己这些年来的酸甜苦辣,就想写一写,和大家分享一下。其中的是非得失,或许能给别人提个醒吧。今天先写第一段。
  2003325日,我和前妻在沙塘那里的民政部门办理了协议离婚。协议上,我放弃了所有财产,也不要前妻支付孩子的生活费。一句话,我就是抱着孩子离开了曾经的家。其中的是是非非没有必要在这里说了,我当时的唯一思考就是,怎么样好好地把这个孩子带大。
  孩子是个女孩,当时刚刚一周多,两周不到。我抱着女儿回到我妈家,问,我就这样离婚了,您觉得亏不亏?我妈说,不亏。千金难买亲生子。能把孩子带回来,就是我们最大的财产。
  十六年来,孩子的生活、学习、玩乐……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一人承担,从没有开口找前妻要过一分钱。这是我最感牛逼和自豪的事情。
  还是慢慢地从325日这天开始说起吧。
  女儿当时一周多一点,处于刚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。这时,我主要做两件事。一件事是教她绕口令,训练她说话时,做到口齿清楚,最起码不要口吃,不要大舌条。比如,我妈家住在雨山脚下,我就教她“雨山上面有根藤,藤子上面挂铜铃。风吹藤动铜铃动,风停藤停铜铃停”。后来,她上幼儿园的时候,有一天老师问孩子们,谁可以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。我家丫头就表演了这个绕口令,被老师一顿好夸,说“你真棒”。
  还有一件事是教女儿读古诗古文,比如《诗经》里的风雅颂和《芜城赋》这样的骈文。很多做父母的喜欢教孩子背古诗,家里来人或是在外面遇到熟人,都会炫耀一下,让孩子给人家背几句古诗,“床前明月光”“锄禾日当午”什么的,然后获得几句敷衍似的夸赞,“哎呀,这孩子好聪明”。其实,这没有多大用处。这些大白话似的古诗,你们不教,孩子长大了也会通过别人的口口相传而知道它。所以,我从来不教女儿背古诗,而是教她读古诗古文。汉字有四个声调,讲起来有抑扬顿挫的韵律感。而中国的古诗古文,特别讲究平仄相对和长短相间,我教女儿读古诗古文,就是让她感受汉语的音韵之美。而且这些古诗古文,比如《芜城赋》之类,也不像“床前明月光”“锄禾日当午”那样,是大众化的常识,不专门去看书,是学不到的。我觉得这比教孩子背几首古诗要有益得多。“读”,比“背”好。
  女儿上的幼儿园是马钢五幼。这里我要劝一些年轻的父母们,孩子上幼儿园一定要上公办的,不要去私立的。因为我女儿的小学班主任第一次给我们开家长会的时候,是这样说的:“公办幼儿园出来的孩子,文化课的基础明显比私立幼儿园出来的孩子扎实。”――这是我女儿小学班主任说的,供参考。这位班主任还说了一句话,年龄相差一两岁的孩子,在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,学习能力是有差距的。但是到了三四年级,这种差距就没有了。我想,这句话,也可以供那些为孩子多大年龄进幼儿园、读小学比较合适而烦恼的家长们参考。
  这里,我想讲的是,在孩子的教育上,一定不要在乎钱。我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,园里有两个班,一个是普通班,一个是蒙氏班。普通班就是正常的程序那一种,蒙氏班据说是按照国外的一个叫蒙某某的教育理念开设的。普通班收费少,蒙氏班一个学期差不多要近两千。我当时一个月才挣八百来块钱,但是我还是选择了蒙氏班。自己手紧一点不要紧,不能亏了孩子。
  还有一件事是这样的,女儿读幼儿园中班的时候,有一天突然说她想学轮滑。我就带她去报名,交了四百块钱,每天晚上在花雨广场学习和训练。可是我这女儿,去了两次就不想去了。我也没说什么,心想,不去就不去吧。我绝对不会对孩子说,刚刚交了四百块钱,怎么能不学了呢?那四百块钱不是白扔了吗?――我觉得不要让孩子从小就觉得,“钱”是个重要的东西。一个人把钱看得太重,是不会有出息的。所以,我从来不和女儿讲一些“爸爸挣钱不容易”这样的话。
  这个时候,我还经常向一些女性的朋友,学习梳辫子、扎辫子的技术。因为女儿跟着我生活,我怕她养成男人一样的处事风格和习惯。所以,我努力学习编辫子的技巧,再忙也给她扎两条小辫子,辫子上还打个蝴蝶结,让她有一个自我心理暗示:我是女孩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(未完待续,附录女儿读幼儿园的缴费收据我当时的工资条,还有几张女儿小时候的画和幼儿园的作业)

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
组图打开中,请稍候......

评分

参与人数 2威望 +3 商盟点 +3 魅力点 +1 收起 理由
爱春天 + 1 感谢分享
jswh + 3 + 3 感谢分享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8 14:07:09
  所有的孩子都喜欢听故事,时常要爸爸妈妈讲故事给他们听。我这孩子也不例外。但是我讲故事和别的家长不一样,先是一五一十,原原本本讲一个故事给她听。等过了两天,再把这个故事重新讲给她听。不过再次讲的时候,我提前告诉她,这个故事和上次讲的有些地方是不一样的。于是将人物、情节改动一下,让她自己察觉故事哪里不一样。比如,上次说的故事,山里发大水,把兔子家给淹了,乌鸦就对兔子说,到我家来住吧。这次再讲,就把乌鸦改成喜鹊。看她能不能发现这个改动,一来练练孩子的记忆力,二来考考孩子的观察力。
  还有一个,所有的孩子都喜欢过家家。我呢,就经常和她一起玩过家家。每天从幼儿园把她接回来,我都让她扮幼儿园的老师,而我和我妈扮演幼儿园的同学。让她把老师在课堂上教她的东西,再教一遍给我们。为此,我专门买了小黑板和粉笔。这种过家家的游戏,可以巩固孩子在幼儿园学到的知识。有一次,女儿在黑板上写了个,问道,同学们,这是什么字呀?我妈脱口而出,老虎的虎。女儿气得直跳脚,我扭头训斥我妈道,老师还没教,你怎么就认识这个字了呢?结果,我妈这个聪明的学生被老师惩罚,站着听了一堂课。
  孩子的好奇心很重,比如,看动画片《天上掉下个猪八戒》,就问,爸爸,我们马鞍山有没有和尚呀?我说,有。就带她去小九华看和尚。那时,她还小。见到真和尚还吓得往我身后躲。再比如,看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就问,我们马鞍山有没有大江和轮船啊?我说,有。就带她去马和轮渡,来回坐一趟,体验一下。
  这都不算什么,但是有一次她说她想看大海,就让我犯了愁。马鞍山没有海,上哪去看呢?找个双休日,带她去了宁波,为了体验一下在海上的感觉,还特地坐了海轮去上海,然后从上海坐火车回家。
  这是我对孩子教育的一个理念:开阔眼界。要知道,电视上的大海,和你真正站在岸边面对的大海,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――虽然她只是个孩子。
  2008年夏天,孩子读完小学一年级,准备上二年级的时候,我妈在马钢医院查出患有淋巴癌。但是马钢医院医疗条件有限,不能做穿刺术加以确诊。只得转到南京军区总院去。
  这让我犯了难。我妈这辈子生了五个孩子,因为各种各样的变故,最后只剩下我一个。孩子上学放学要接要送,老妈住院也得要伺候,而且还在南京,而我自己还要上班……
  那天早上,我把孩子送到学校去之后,要了一辆出租车,讲好往返的价钱,把我妈送到南京军区总院,安顿好之后,又急急忙忙坐出租车赶回马鞍山,把孩子接回家,吃好、喝好,下午再送到学校,然后又打车赶到南京。我妈躺在病床上见到我后很生气,说你怎么又来了?你不要管我。你在家带孩子,我这心里还踏实些。你跑到我这儿来,小孩在家没人管,我这心里更揪着。……这样,后来我就不去南京,在家上班带孩子。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,表面上看,我这个人很不孝,老太太一个人在南京住院都不管不问的。其实呢,我要是去南京伺候她,把孩子丢在家里,老太太更不得安生。
  当时,我的工作是四班两运转,逢到夜班就是一个通宵。我怕孩子一个人在家睡到半夜醒了,见不到爸爸会害怕,所以上夜班的时候,就把孩子带着,放在我们休息室的沙发上睡。
  过了几天,南京总院的医生确诊了。说是恶性淋巴瘤,而且已经转移。医生说,慢则半年,快则三个月。我接到医生的电话通知时,正好是中秋节。
  这天,孩子放学的时候,我把孩子接出来,心想,明年中秋节我就没有妈妈了。便打了个车,带着孩子赶到南京军区总院。我妈问,你怎么带着孩子来了?我没告诉她实话。我说,今天中秋节,我带小孩来,陪你一起过个中秋节。我妈骂我,你钱不得断啊?
  病房里的人都回家过节了,显得很空荡。我上街去切了点卤菜,买了两瓶啤酒,祖孙三代就这样过了个中秋节。病房里的灯白沙沙的,充满着一股悲伤的气氛。……吃完,喝完,又从南京打车回马鞍山。女儿又困又累,在车上就睡着了……
当时,我累不累呢?说实话真的很累。但是,我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,给我写过一个纸条。每当我感到艰难、疲惫的时候,展开这张纸条看看,就浑身充满了力量。

11.jpg
支持 36 反对 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9 17:2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老太太能活到现在,真的是个奇迹。当时南京军区总院的医生问我要不要动手术?我想,既然快则三个月,慢则半年,动手术也没什么意义。当时老太太也七十多了,临死之前在身上拉一刀干嘛呢?就没有同意。中秋节后没几天,我就把老太太接回来了。
  但也不能等死是不是?后来去马钢医院看中医,遇到一个叫李飞的中医。李医生说,你是对的。一开刀,老太太就没了。后来,李医生给老太太配中药,就这样,老太太神奇地活到现在。
  这一段我就不说了,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我在聊吧写的《我这个妈》(欢迎点击阅读)
  这一帖我想说一个,我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已经彻底放下了的一段感情。
  那时候呢,我下了夜班,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之后,除了给病床上的老太太端茶倒水之外,也能短暂地休息会儿。这个时候我便上网去玩玩。我稍微懂一点日语皮毛,所以经常去一些日语论坛和聊天室,同网上的人随便聊聊,练练自己的日语。当时,我常去的论坛和聊天室,是旅居日本的中国人开设的小春论坛和小春聊天室,没事也在这个论坛上写点帖子。我的帖子很受网友们的欢迎,很快,我就和论坛上的人熟悉了。他们有的是旅居日本的,有的是在日本留学的,也有的是真正的日本人,想在这里了解中国文化的。意外的是,我还在这个论坛上,遇到一个马鞍山的妹子。这个妹子对家乡很有感情,总是要我把当天发行的《皖江晚报》拍成照片,传给她看。后来,《皖江晚报》在网上有了电子版,我就把网址发给她,让她自己去看。渐渐地,我们也就没了联系。十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道这妹子现在是回国了,还是在日本定居了。
  在那些旅居日本和留学的中国人中,有一个女孩对我特别热情,。不管我写的什么帖子,她都狂赞不已。我们先是加了论坛好友,然后我们又加了聊天工具的好友。那时候大家都不太用QQ,喜欢用MSN。在MSN上,我知道她姓乔,八〇年的,当时才二十四岁,天津人,在冲绳那霸电视台当主持。
  她也问我是干什么的?我说我是马钢看大门的。她说,你骗人。然后就语带讥讽地说,马钢不愧是国企哈。看大门的都这么优秀,竟然能用日语写帖子。我说,我干嘛要骗你?不信,你可以来我们单位看看,我就是看大门的。她说,真的?你这算是对我的邀请吗?我说,你愿意来,当然可以算是我对你的邀请。她说,那好,今年五一节我回国,顺便到你那里看看。
  这是一九八四年的时候。当时,我们马钢正在搞大保卫,就是把所有二级单位保卫科统一划归保卫部,四月底、五月初正是人事交接的当口,这时候来,确实不方便。但话已出口,覆水难收。只得硬着头皮去和领导汇报,我说,过几天,有个女网友想到我们单位来看看,请领导多多美言。领导说,你想让我和你一起骗人家是不是?别想这好事。
  我当时挺尴尬的。不过领导又说,当然了,我也不会无中生有讲你的不好。我感激地跳了起来,对,对。实事求是就行。
  其实,后来乔同学到马鞍山来的时候,根本就没提去单位看看的事情。她说,我只要看到你这个人就行了。她是从福州坐火车来的,一看就是南方姑娘,长得白白净净的,眉清目秀。
  当天晚上我带她去桃源路吃的四川麻辣小龙虾,吃完小龙虾给她在马钢饭店(那时候还叫马钢第二招待所)开了个房间。当时已经接近夜里12点了。说实话,离婚一年多,我就没碰过女人,当天晚上我是真的不想走。可是,家里老的老,小的小,我哪有心思在这里翻云复雨呢?安顿好乔同学,我赶紧回家了。
  第二天中午请她在大钟楼的那个梦都吃的饭。不知大家有没有记忆,当时那里的梦都分南北两个楼,那天我们在梦都北楼吃的,也请了几个朋友一起叙叙。但是她一直很安静,只是听我们讲话,也不插嘴。这和她的职业反差很大。
  吃完饭,她说马鞍山太小,没玩儿的。到南京看看吧。我说,我家里老的老,小的小,哪能走得开呢?她说,把小的带着呗。老的是不是可以自理一下?回家和老太太一说,老太太连声道,没事,没事,你们去玩,我在家里死不了。
  这样,我和乔同学带着女儿一起到了南京。当时,我每月的收入只有八百来块,女儿一学期的学费近两千。老太太平时吃药,因为我没有同意手术,所以没有病理切片,医保也不给报销,所以我当时真的很拮据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出发去南京,把所有钱带上,也就四百多一点。
  我们是下午从马鞍山出发的,到南京后,先玩的中山陵,然后又逛了长江大桥,晚上我的意思是找个招待所歇歇脚得了。但是她说招待所的条件太差,住宾馆吧。我只得实话相告,我说我只带了四百来块钱出来。买了车票和门票后,所剩无几了。她说,我有钱。说罢,掏出手机来在网上订宾馆。
  吃晚饭的时候,她把她的钱包递给我,说,钱包你拿着吧。男女出门,总是女的付钱,男人面上不好看。从这时候起,她的钱包就一直揣在我兜里。
  这天晚上,她跟我说,我喜欢你,你知不知道?
  我说,我当然知道。
  她笑了一下,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。
  我说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  她说,别耍嘴。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互相喜欢着?
  你说哩?
  我说应该结婚。
  那就结婚呗。
  哦?你觉得结婚很简单吗?
  我没什么好说的啊。你不嫌弃我,我家祖上就算积德了。
  结婚不是我们去民政局领一张红纸的事儿。我们还得一起生活。
  嗯?
  难道我们就这样,你在中国,我在日本吗?
  你以后不回国吗?
  就算我回国,我也不会到马鞍山来呀。
  那你说怎么办呢?
  你可不可以去日本?冲绳的华文报纸很多,我可以帮助你,让你去做个编辑。
  我的孩子怎么办?
  孩子么,可以放在她妈妈那里。
 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我不会这么做。
  我的意思不是说从此就把孩子给她妈妈了。我想,等我们在日本稳定了,可以再把孩子接过去。
  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我俯下身子,在已经睡熟的女儿脸上亲了一下,对乔同学说,在她长到十八岁之前,我一时一刻也不会离开她。
  ……
  这个帖子写得有点长了,算了,到此打住。说实话,我是真的喜欢这个乔同学,年轻,漂亮,有文化,而且体贴人,总是给男人面子。但是,就因为我舍不得我的宝贝丫头,我不能答应她。后来,她回日本后,我们除了每天在网上视频,还互相写过很多信,她也给我女儿买过衣服,从日本邮过来。但……终究,我还是爱我女儿爱得更深一些,最后主动和她断绝了联系。
  

01.jpg
02.jpg
回复 支持 6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0 15:0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今天这一段,讲讲女儿读小学的几件事儿,同时分享一个我的观点,培养孩子对父母的信任感。
  女儿从小就对电脑有兴趣,还没有电脑桌高的时候,就经常踮着脚,昂着头,看我在电脑上打牌、玩游戏。刚读一年级的时候,她总是趁我不在家,把电脑打开,也学着我的样儿,去网上和人家打牌。当时掼蛋、斗地主还不像现在这么流行,很多人在网上打的是“拖拉机”。一年级的孩子懂什么呢?反正进了游戏室,找到位置就座,坐下就举手,玩起来也是瞎出一气,反正有系统控制,到时间你出不了牌,系统会自动出牌。
  因为打牌是有积分、有胜负记录的,有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积分和胜负记录不太对头,却也不知什么原因。有一天,我突然回家,女儿听到开门声,当时关电脑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她直接关掉了电源。
  大家知道,电脑直接电源关机后,再启动是要重新进行系统扫描的,我打开电脑,发现系统重新扫描,就问女儿,你动我电脑啦?她说,没有。我很生气,倒不是因为她撒谎,而是因为她对我的不信任和不依赖。就提高了声调:“那我这电脑怎么会重新扫描呢?”女儿“哇”地一下哭起来了,一边哭,一边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……
  看到女儿哭,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,后悔自己不应该提高声调。就算是现在,此时此刻,我写到这里,我的心里还隐隐作痛,非常心疼。我当时告诉她:“无论你做了什么,爸爸都不会怪你的。但是你要敢跟爸爸说。”
  类似的事情还有一件。女儿读三年级的时候,把英语作业本丢了。当天晚上家长签字的时候,我问:“怎么没有英语作业呢?”女儿说:“今天没有英语作业。”我也就信了。结果一连三天,都没有英语作业,我竟然也没有注意。直到第四天,老师给我打电话,说你家孩子这么多天不做英语作业,你也不管管?
  这时候我才知道,女儿一直在骗我。晚上放学的时候,我去接女儿。我故意说,今天老师又没部置英语作业对不对?女儿说,对。我顺手就给了她一巴掌,你准备骗我到什么时候?女儿哇地一下又哭了起来,一边哭,一边双手合十,对我作揖,说,爸爸,对不起,我不该撒谎,我的英语作业本丢了……
  看她这样,我的鼻子一酸,也要流泪。这是女儿长这么大,我唯一一次对她动手。我把女儿搂住,还是那句话:“爸爸不是恨你撒谎,而是恨你有事不跟爸爸说。你要记住,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情,爸爸都不会怪你的。你为什么不敢和爸爸说呢?”
  我一直禀持这样一个观点:孩子撒谎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。只要不是撒谎成性,谎话连篇,做父母的没必要计较。这个世界上,谁敢保证自己一生从来没讲过一句假话呢?但是,孩子遇到事情,对父母没有信任感,不敢或者不愿和父母讲,这就是个大问题。
  我再举个例子吧。还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学校开家长会。家长们坐在教室里,孩子们则在走廊上玩。突然,我女儿哭着到窗边来,对着一位家长哭着说:“某某某妈妈,你家某某某打我。”这位女家长竟然都没往窗户这边看一眼。女儿见这位家长不理她,又对讲台上的老师哭着说:“老师,某某某打我。”讲台上的老师倒是往窗户边上看了一眼,但是兀自继续着自己的讲话。
  女儿见老师也没理会,就哭着对我说:“爸爸,某某某打我。”我当时心想,小孩子嘛,在一起打打闹闹,女孩子被男孩子欺负也是常事儿,也没理会。
  女儿哭着求助了一圈,没有一个人理会她,就哭着走了。这时候,我突然想起,不对。这个事情不能这样理解。当女儿遇到困难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,连自己的爸爸都不理会,那么,当她以后遇到困难时,还会信任自己的爸爸吗?还会和爸爸说吗?想到这里,我“呼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对老师和那位家长说,你们不管是吧?那我来管。
  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教室,搀住女儿的手,故意用一种响亮的声音喝道:“谁打你的?告诉爸爸。”那个小男孩吓得一溜烟跑了,我也搀着女儿的手,装模作样追了几步,女儿也就不哭了。
  我想呢,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一定要培养孩子对自己的信任感,有什么事敢于和父母说。要让孩子知道,不管做错了什么,父母都不会责怪的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当孩子向你求助的时候,千万不要以为是小事,觉得无所谓而没有帮助孩子。这样会让孩子觉得,跟你讲也是白讲,以后再有什么,他就不会跟你讲了。因为,讲了也是白讲。
  

回复 支持 6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1 10:0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单亲家庭,在生活上总是有很多难处的。
  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,有一天跟我说,她想去游泳池游泳。我当然同意了。但是带她去游泳是很让我为难的。带女儿去男更衣室换衣服,肯定是不适宜的。我又更不可能带她去女更衣室换衣服。所以,每次去游泳,我都是把女儿送到女更衣室门口,叮嘱她慢点走,别滑倒了。然后把装着该换的衣服的塑料袋递给她,看她双手捧着塑料袋,那么小的人儿,夹在一群成年人里,走进女更衣室的时候,我心里总有些酸楚。
  但,酸楚也只是一霎那而已。我没有时间在那里感伤。我得赶紧去男更衣室换好泳衣,然后飞快地赶到泳池边上,在女更衣室的出口处等她。
  ……游泳结束时,也是这样。把她送到女更衣室门前,再说一遍,慢点走,别滑倒。然后再次飞快地去男更衣室换好衣服,在女更衣室门口等她。
  现在的女孩子,身体发育似乎比我们那个年代要早。很多女孩子读小学五六年级时,就开始发育,有了初潮。女性的生理知识,我倒是懂一点,但怎么和孩子说呢?我妈倒是可以和孩子说说,但她一个乡下走出来的老人,又能给孩子讲出什么生理知识呢?没办法,只能请孩子的老师来帮助了。幸好,孩子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,知识不落伍,给孩子讲起来也方便。
  但是,残缺的家庭总是残缺的,生活往往在不经意间,就给你的心灵重重一击。
  女儿小的时候,很喜欢去肯德基,因为所有的肯德基大厅,都有一个角落摆放着一个滑梯,给幼小的孩子们玩耍。我离婚之后,因为房子给了前妻,我带着孩子暂时住在我妈家。我妈家在江东商场,我经常带孩子在江东商场坐公交车去肯德基。如果来的是13路,就带孩子去解放路的肯德基,如果来的是14路,就带孩子去团结广场的肯德基。有一天,正在等公交的时候,有个五十上下的男人问,怎么总看见你带孩子出来玩,从来没看见她妈妈带孩子出来玩呢?我还没说话,孩子却开口了。她用一种非常非常忧伤的,差不多要哭出来的语调告诉这个男人:“我妈妈和人家结婚了。”
  还有一次,我和女儿一起在家看电视。女儿撒娇,不肯自己坐着看,非要骑到我腿上来看。她像骑马一样,骑在我的双腿上,双手撑着我的膝盖,一会后仰,一会前俯,嘻嘻哈哈地闹着。这时,电视上是那两大一小三个蒙古人在唱《吉祥三宝》,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,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,你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……
  女儿突然从我腿上跳下去,跑到房间里去了……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。
  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是。那天晚上写作业的时候,女儿突然抽抽嗒嗒哭了起来,我很纳闷,问她,做作业怎么哭起来了呢?女儿哭着说,老师要我们写作文。我说,那就写呗,这有什么好哭的?女儿说,老师布置的题目是《我的妈妈》,我想写《我的爸爸》,可是又怕交上去被老师骂……
  唉,对此,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我有个同学,这同学的女儿的学习一向很优秀,可是高考却考砸了。因为我这同学的老婆年轻轻的就去世了,他女儿从小就没有妈妈,偏偏这年高考的作文题是《提篮春光看妈妈》。孩子拿到卷子,精神一下子崩塌了。但是,这又有什么办法呢?汶川地震,那么多孩子失去了妈妈,你总不能因为顾忌这些孩子的心灵创伤,从此就不提汶川地震吧?
  我只能以更加的疼爱去呵护女儿,对于女儿,我真是无所不从。她想要手机,小学二年级我就给她买了手机。她想要电脑,我就把我的电脑让给她玩。但是,冬天的时候,又怕她玩得晚了,受凉感冒。于是省吃俭用攒了1000块钱,去南京珠江路给她买了一个二手笔记本,让她坐在床上被窝里玩。
  去南京海底世界玩的时候,最后的海豚表演有一个节目是,在观众群中选一个小朋友,坐在橡皮船上,让海豚推着小朋友在水里前进。女儿说她很想坐一下。   但是每次坐船的小朋友都是现场随机选的,不是你想坐就可以坐的。我就带着孩子,每个双休日都去南京海底世界碰运气,去了十几次,终于有一次选中了我家孩子……
  苦吗?累吗?委屈吗?这都算什么呢?我最大的快慰就是,孩子的学习还不错。各种学习、竞赛拿了很多奖。就算是玩电脑,也没耽误学习,而且她玩电脑还玩出了成绩。她用电脑画的画儿,在市里评比,得了二等奖,送到省里,又拿了三等奖……看见女儿这样一天一天长大,我的幸福感也在一天一天地积累起来。
 



01.jpg
02.jpg
03.jpg
04.jpg
回复 支持 4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09:57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楼上“疯狂的老头”跟帖,点播楼主的情感戏,楼主说,同意。但是,请别急,这里要铺垫一下,做个引子。
  我家是个女孩,所以打她出生起,我就按照我心中的“淑女”标准来塑造她。
  首先,是写字。我一直认为,字,是男人的第二张脸,是女人的第三张脸(女人第二张脸是手)。因此,打孩子刚开始学写字的时候,我就要求她横要平,竖要直。千万不能还没学会走,就开始跑,横平竖直都没做到,就开始笔走龙蛇,潦草起来。不过,现在看来,我做得不算成功。虽然女儿的字写得并不难看,认真写起来也很美观,但是距离我想要的“漂亮”,还有一段路要走,还要下功夫练。(顺便炫耀一下,我的钢笔字写得还是很不错的,毛笔字也凑合。)
  其次,是吃相。在中国,饭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交场合。不论男女,在饭局上的“吃相”都是他(她)的修养、素质、家教等等的综合体现。所以,女儿小时候吃饭,使用餐具,我都格外关注。特别是使用筷子,我训练得特别严格。比如吃面条的时候,她还小,用筷子搛不住,挑不起来,就用筷子在碗里面翻搅,把面条往筷子上面绕。这是坚决不允许的。握筷子的手型也很重要。大家可以在网上搜搜,握筷子是有标准手型的。但是我在生活中,看到有的人,握筷子比较靠前,有的靠后,甚至有的人,一只手五个指头握筷子,还多出来一个指头,翘着……我就想,难道他(她)小的时候,做父母的就不管教他(她)么?
  第三呢,是无论带女儿去哪个亲戚朋友家玩,玩得再晚,也要回家来睡。有时候亲戚家也有和她年龄相仿的孩子,两个人玩得非常开心。玩到很晚了,两个孩子还舍不得分开。亲戚也说,晚上就带孩子在这里睡呗。我对女儿说,想玩,明天爸爸还带你来玩。但是,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回家睡觉。——我想在女儿很小的时候,就产生一个强烈的意识:不能随便在外面过夜。当然,家长说话也要算话,既然讲了“明天带她来玩”,那就一定要守信,再带她去亲戚家玩。
  第四呢,尊重老师。我送孩子去学校我,或是去学校接孩子,只要遇到相熟的老师,我都会刻意的打招呼,向老师问好。有时候孩子生病需要请假,不管学校远近,我都是亲自到老师办公室去当面请假。从小学到中学,一直是这样。同样的,从小学到中学,所有的老师也都对我说:“不必亲自来,打个电话就行。”但我还是一如既往。我就想通过这样的点点滴滴,让孩子感受到,老师是必须尊重的。
  第五呢,就是守法、守规。说实话,无论是步行、还是骑车,我都闯过红灯。也肆无忌惮地在大马路上擤鼻涕,吐痰。但是只要有孩子在,我都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文明人,严格遵守交通信号,把痰吐在纸巾里,然后找个垃圾桶扔掉……当然,这是我的虚伪之处,但我也真的想让女儿成为一个讲文明、有道德的人。
  好了,该铺垫的已经铺垫好了,现在应读者“老头也疯狂”的点播,“你的特长就是适合写情感方面”,来一个情感方面的桥段,提高读者们继续阅读这个帖子的兴趣。(当然,这个十六年的“酸甜苦辣”)没有太大的关系,我就不把它往主题帖后面跟了,大家看看也罢。

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0:2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我妈家是两室,我住一室,我妈带孩子住一室。但是每天晚上睡觉,孩子都吵着要和爸爸睡。那就让孩子在我床上睡,等她睡着了,再把她抱到我妈床上去。
  有天晚上,我把孩子抱到我妈床上去之后,又上网打牌,与我坐对家的是个女孩。我们一边打牌一边聊天。我问她是哪儿人?她说芜湖的。我问芜湖什么地方?她说繁昌。我问繁昌什么地方?她说黄浒。我就笑了。当然我对着电脑笑,她是看不见的。
  黄浒这地方我很熟,它就在我们桃冲矿的南边。早年我们桃冲矿没有子弟学校的时候,矿上的孩子们都到黄浒的学校去读书。于是我用黄浒的方言给她发了一句:“吾咖衣四溃里的(我家也是那里的)。”
  她很惊奇,你也是黄浒的?
  我说,不是,我是桃冲的。不过,我目前在马鞍山。
  她说,是嘛。现在我也在马鞍山。
  你在马鞍山哪里?
  我在雨山。
  我也在雨山。
  你在雨山哪里?
  江东商场。你呢?
  商业大厦。
  哦,那我们真是不远。
  好多年前,在商业大厦边上,有一个招牌叫“粮食大厦”,不知道现在这个招牌还有没有了。这个女孩就在粮食大厦做会计。这天晚上她是加班做帐。我问,晚饭吃了吗?
  她发来一个哭泣的表情,你真体贴人。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  唉,你不知道,怜香惜玉是我的做人准则。要么,我现在给你送点吃的来?
  谢谢,不用了。马上就完了。
  那好吧。你忙完了,给我电话,我请你吃宵夜。
  好啊。
 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,撤了牌局。她去干活,我去抽屉拿钱。那天我的抽屉里总共有一千块钱,本来全部拿上的,但是想了一想,女儿还要喝牛奶,就留了200在抽屉里,把剩下的800块钱,分别装在两个口袋里。一边是100,一边是700。为什么这样装呢?我想,即使她长得不好看,那也不能放人家鸽子,所以只能委屈她,少吃一点,100块就够了;如果漂亮嘛,那就可以吃多一点了。
  差不多11点的样子,她给我打电话,说她忙完了。我说,你到商业大厦门前的公交站台等我。
  可是,就在我往商业大厦走去的路上,我忽然想到,万一她不是年轻人呢?不说是老太婆吧,假如是个老女人呢?那该放鸽子还是要放的。
  这么想着,我就从工商银行那边绕到雨山药店,在马路对面往商业大厦这边观察。不错,有个女孩站在公交站台上等人。她穿着牛仔裤,上身是一件红T恤,留的是披肩发,身材很高挑,站在那里亭亭玉立,形象非常好。我摸出手机给她拨了一个电话,我看见她马上低头去掏手机,嗯,没错,就是她。
  喂,你在那里呀?
  我在站台等你呀。
  是吗?那我怎么没看到你呢?
  不会吧,我一直站在这里呀。
  是吗?让我再找找你……哦哦哦……看到了……看到了……,原来你在对面站台呀。
  我挂了手机,走过去。你怎么站在这边呢?
  不是你让我在商业大厦门前的站台等吗?
  我狡猾地诡辩道,哎呀,妹妹,你误会啦。我说门前,就是指门的前面,也就是对面的站台。这边的站台就不能说门前了,那应该说商业大厦楼下的站台。
  哦,那是我理解力太差了。
  我装做宽宏大量的样子,没什么,没什么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。走,我们吃饭去。
  那天晚上我带她去的是十六层大楼对面的仁和茶楼。在我们并肩往仁和茶楼走的时候,我用我的身高衡量了一下她,大概在一米六六左右,真是很标准的身高啊。可是就在和她悄悄比身高的时候,我不小心透过她的T恤领口看了进去……然后,我一路上都在咽口水。
  进了茶楼,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可以完全彻底地端详她了。但在这里,我只想说,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姑娘,而且是天然的,没有化妆。正是夏天,她那饱满的胸脯在红色的T恤下面,似乎有着无比强大的吸引力,把我的双眼,牢牢固定在她的胸脯上。我好几次经过顽强努力,把目光从她胸脯上挪开,但是眼睛稍微一动,我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胸脯上。这让我知道,我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。觉得很不好意思。本来我们是面对面坐的,后来我就和她并排坐了。
  我不想让她发现我这副色迷迷的样子。
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0:3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她的名字叫“岚”。
  我说,你爸爸能想到这个字,很有文化么。她笑,他哪有文化,一个乡下人。这是我后来自己改的,爸爸最初给我取的是“兰”。我说,“兰”也不错,很洁,也很雅。她说,叫的人多了,也就俗气了。你叫什么名字呢?
  我说我叫军。她一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一双筷子抓不住,一根掉在桌上,一根掉在地上。当我弯腰去桌下帮她拾筷子的时候,突然想起,西门庆勾搭潘金莲,也是假装把筷子掉在地上的。嗯?这是巧合呢,还是天意?我在桌下顺眼看了看她的脚,那并不是三寸金莲。
  你的名字比我的还俗气,一听就是WG的产物。她接过我拾起来的筷子,一边用餐巾纸擦拭,一边还是忍不住笑,对吧?你是WG生的吧?
  不,我是我妈妈生的。
  呃,算我没说准确。我是说,你是WG的时候出生的,对不对?
  这让我犹豫,不知怎么回答是好。如果实话实说,那我和她的年龄差距也太大了,恐怕这会让她产生心理障碍;但如果说瞎话,固然缩小了我们的年龄差,但以后怎么办?又怎么自圆其说?
  但是,岚没有给我考虑的时间。她看我迟疑不决的样子,以为我不想承认她的判断。便一手举着擦拭干净的筷子,一手举着擦拭筷子的餐巾纸,摆出一副要打我脑袋的架势,两眼紧紧地看着我,一个劲地逼问,对不对?对不对?我说的对不对?
  她逼问一句“对不对”,往我面前凑一下,逼问一句“对不对”,往我面前凑一下,最后她的脸都快贴到我的脸上。一种姑娘们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这气息清新,青春,迷人,顿时让我浑身躁热,有了一种把她抱在怀里,亲吻她的欲望。
  嗯?快说,对不对?
  她一呼一吸的鼻息,十分撩人,我几乎忍不住要抱她了……但,还是克制住。我偏过脑袋,避开她的鼻息。努力镇定一下自己,按捺住拥抱她亲吻她的冲动和欲望。慢腾腾地说,不对。我生在解放前。
  啊?她的筷子差点又掉在地上。
  是的,解放前。我点上一支烟,装出一副回忆往事的样子,那是民国三十八年,也就是公元一九四九年,大军渡江的时候。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,满山遍野都是映山红啊。我们村上的人为了逃避战火,都跑光了。但是我妈妈怀着我,挺着大肚子,跑不动啊。这时候,解放军的一颗炮弹打过来,轰的一声,把我从我妈妈肚子里震掉下来了……
  岚又忍不住笑。你骗人,你骗人。一伸手拧住我的耳朵,你这个不老实的家伙,那你说说看,你妈妈为什么给你取名叫“军”?
  这还不明白吗?为了纪念解放军啊。不是解放军的那颗炮弹,我也生不下来呀。
  她拧着我的耳朵的手,把我的脑袋往外一推,同时也就松开了。哼,算你还说得过去。
  什么叫说得过去?事实就是这样。我在菜碟里找出一块好肉,搛在她的碗里。我说,后来一打听啊,你说怎么那么巧?那一炮还就是我爸爸打的。
啊?
  我坏笑了一下,一边低头去吃菜,一边说,你惊讶什么?如果我爸爸不打炮,我妈妈能生我吗?
  ……  
  我听她没有吭声,便从菜碟上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那一双好看的眼睛,正圆溜溜地瞪着我,脸蛋儿红红的。突然,她跳起来,双手掐住我的脖子,你这个大坏蛋,太坏了,太坏了,我要掐死你……
  我举起双手,饶命,饶命,我投降,我投降。
  ……
  这顿饭我们吃得很愉快。买单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。她跟我说,这次你请我,下次我请你吧。我当时的心情真是非常欣喜,她竟然跟我说“下次”。我说,不客气。如果下次有机会,还是我请你。
  出了门,我送她回家。她在商业大厦对面,也就是雨山药店后面租的房子。那好象是十七冶的单身宿舍吧?在我们并肩往回走的时候,她已经没有了来的时候那份生疏和局促,神情十分轻松,自然。她跟我说她的家庭,说她的爸爸妈妈,还有一个读高三的弟弟。
  凌晨的湖南路,空荡荡的,没有行人,偶而有出租车驶过。看见我们俩在人行道上走,出租车会按一下喇叭,那意思是问我们要不要车?但我们并不理会。
  我和她一边走,一边说话,有好几次想把她搂过来,但是都忍住了。我警告自己,不能急,不能急,千万不能急。
  到了她的楼下,该告别了。但我不想走。因为我发现她的情绪很好,兴致也很高,虽然已是凌晨,但看上去她也不是很疲倦。我说,我可以到你房间坐坐吗?
  她吞吞吐吐地说,这个…时间……是不是…太晚了啊……
  我说,我也不坐多久。我就是上去认个门。
  她说,那行,我们上去吧。
  我跟在她后面,一边上楼,一边想:唉,姑娘啊,你怎么这么单纯哦?你这样做,就是人们常说的,引狼入室啊……



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0:5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那天凌晨,我跟在岚的身后,上二楼,来到她门前。她说,这就是我家。但她并没有掏钥匙开门,这意思是,你不就上来认个门吗?现在你该走了吧。
  可我不想走。于是脑筋一转,用一种恍然大悟的口气说,哦呀,原来你住这里呀。早知道我就不上来了。
  为什么?
  因为我一个朋友曾经在这里住过,租的正是这间房子。后来他实在不敢再住下去,搬走了。
  怎么了?
  他说这间房子闹鬼。经常在半夜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,有天晚上,他亲眼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拖着长长的舌头,在房间里坐着……
  岚惊叫了一声,啊!一把抱住我的胳膊,你说的好吓人。
  我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这有什么好怕的?这世界上哪有鬼呀?行,我知道你住这儿了,以后我会经常来找你玩的。认识你,我很高兴。今天晚上我也非常愉快。晚安,拜拜。
  我转身要走。她却抱着我的胳膊不放,你等会儿再走好不好?你刚才那话吓到我了。你陪我一会儿嘛。
  我假装无奈,好吧。怪我多嘴。唉,你们姑娘家,就是胆儿小。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嘛。
  进了门,因为害怕,她把家里所有的灯都开了。这让我可以仔细打量她的家。这是一套里外间的房子。外面是厅,里面是卧室。卧室陈设很简单,一张床,一个衣柜,一张三屉桌,桌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。电脑旁边是一只水杯,水杯上绘着一个戴着小丑帽的雪人,很可爱的样子。没有装璜的墙壁,因为年久失修,有些斑驳,却没有老旧房屋常见的积尘和蛛网。墙上贴着一些我认识和不认识的明星照片,都是帅男美女。虽然是老旧的房屋,但是让她收拾得很整洁。这让我很喜欢。
  她说,你坐一下,我去烧点水。
  我坐在三屉桌前,也没经过她同意,把她的电脑打开了。她把水壶放在灶上烧着后,进卧室看我在用她的电脑,也没有什么不快。我看电脑的桌面上有个文件夹,名称写着《岚的诗》,就问,你还会写诗?
  她害羞地笑笑,写的不好。你帮我看看,顺便给我改一改。
  我可不懂写作。
  你又骗人。明明会写,而且写的很好,却说自己不懂。
  嗯?你怎么知道的?
  我会算。
  ……
  我回想今天和她见面的过程,从来没有说我会写东西的事儿啊,她是怎么知道的?难道她的朋友中间有认识我的人?
  你别在那儿瞎琢磨了。岚说,其实我今天十点不到,活就干完了。然后去看你的博客,看了一个多小时,所以很晚才给你打电话。
  原来这样。
  你以为,我会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出来吃饭啊?我先看了你的博客。觉得你还不错,很有文才。特别是你写的相声,把我肚子都笑疼了。
  大概又想到我的相声中的某个包袱吧,她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。我想,这可不行。这样聊下去,她的精神很快就会放松,心情也会变得平静。到时候她就会说,不早了,我该休息了。你回去吧。——这可不是我希望的结果。
  我说,其实呀,我的博客,有好多怪异的经历都没写。比如有一天晚上,我在路上,曾经被两个女鬼缠住了,哎呀,那两个女鬼……
  你好讨厌!岚一半撒娇一半嗔怪地冲上来打我,讨厌!讨厌!我刚刚已经平静下来,你又吓我。今天晚上你不许走,在这里陪我到天亮。
  是是是,我不走。哎,都怪我这张臭嘴。我用手轻轻抽着自己嘴巴。
  不一会儿,水烧开了。趁着她去外面灌水的功夫,我撩开她的窗帘往外看了看。我希望窗外有棵树,这样,如果有什么意外,我可以从这里逃跑。会有什么意外呢?我想,男人都懂的。
  但是,外面一片漆黑,我什么也看不到。她提水瓶进来,给我倒杯水。带着歉意说,因为不喝茶,所以,家里没有茶叶。就喝白开水吧。
  我看着她婀娜的身姿在我眼前走来走去,压抑了很长时间的那个欲望,又像火一样从心头烧了起来。我看看手表,已经三点多,本来夏季天亮得就早,再不抓紧时间,可就来不及了。
  岚,反正你也不让我走,不如我来帮你找找,看这房间里到底有没有鬼。
  她气急败坏地跺脚,你又来,你又来,你真的好讨厌……
  嗯,我说真的。我要看看我那个朋友说的鬼,到底在哪里。一伸手,把卧室的灯关了,然后去外面,把客厅的灯关了,卫生间的灯也关了。整个屋子一片漆黑。岚有些慌,声音中带着恐惧,叫着我的名字问,你要干嘛?
  我循着她的声音走过去,把她抱住,不干嘛,我喜欢你。说着,就拿我的嘴去找她的嘴。
  她在我怀中使劲地扭,脑袋晃来晃去,躲闪着我去吻她的嘴。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,你不要这样。
  她的脑袋晃个不停,让我无法吻她。我便用力把她抱起来,放在床上,顺势压住她,双手捧住她脑袋。她的脑袋再也无法晃动,我终于吻到她的嘴……
  但她还是在床上扭动着身体,想把我从她身上掀下来,可惜力气太小,一会儿就没劲了。这时候我腾出一只手,去解她的皮带,天,她居然没有反抗。我顺利地就解开了,然后开始脱她的牛仔裤。这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在膨胀,觉得自己的裤子有些紧。
  然而,岚是仰躺着的,我费了一些功夫才把她的裤子褪下来。这时候,我听见岚满含绝望的说了一句,军,你也是有女儿的。
  这句话,像个炸雷,把我脑袋震得嗡嗡响。我眼前立刻浮现出我那活泼可爱的女儿,一边笑一边淌口水的样子。我正在褪她裤子的双手,一下僵住了。
  霎时间,我想到,岚也是她父亲,把她从一边笑,一边淌口水的样子,抚养起来的。她现在长大了,出来工作,孤身一人在马鞍山打拚,挣钱养家,供弟弟读书……如果她爸爸知道今天晚上我做的这一切,心都要淌血的吧?是的,我也有女儿,但我愿意我女儿长大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么?那我还不提着菜刀去把那男人给杀了啊!
  我清醒过来了。在黑暗中摸索着,把褪下的裤子,又给她穿上去。对不起,岚,我错了。我真的不该这样做。请你原谅我。
  岚开始哭泣。一边哭,一边叫着妈妈,她说,妈,我想你。这让我心里难受。一把将她拉起来,抱在怀里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你打我吧。说着,拉起她的手,往我脸上打。她哭得更加厉害。
  ……
  唉,其实,我们总是在讨论教育孩子,实际上,孩子的客观存在,也时时刻刻在教育和提醒我们,如何守住自己的人格,守住自己的道德底限啊。
  好多年以后,她已经不在马鞍山工作。有一天,我在网上搜索我的名字。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她的一篇文章中。大意是说,她男人对她如何好,如何宠爱,如何呵护……这一切,只是因为新婚之夜,她给了丈夫一个处女之身。最后,她说,能有现在的幸福,还真的要感谢一个名字叫“军”的马鞍山男人。
  这篇文章,看得我心里酸溜溜的,不是滋味儿。
 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0:59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真要讲起来,还有一件事儿。以前我曾经在聊吧讲过的。
  我一个朋友的小姨子,在安师大读研究生,研究中国现代文学。五万字的毕业论文没办法完成,姐夫就来找我,请我帮个忙。我想,这也不是什么难事。所谓的文学,就是用文字哄人。你能用文字把别人哄了,你就是文学家,别人把你文字识破了,你就狗屁也不是。而且,凑巧的是,当时有人送我一套香港版的《中国新文学史》,与大陆的文学史观有很大差异,正好可以就这个切入点,写一篇论文完全没有问题。
  朋友见我答应爽快,非常高兴,于是请我吃饭,小姨子作陪。小姨子是很漂亮的一个年轻女人,尤其皮肤非常白晰。我的皮肤很黑,所以历来喜欢白皮肤的女人,况且她还那么漂亮,那么年轻……我一下就喝得胡言乱语了。
  回来后闷头给小姨子写论文。然后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带着孩子到芜湖去,约小姨子出来玩,赭山啊,镜湖啊,一起逛街,一起吃饭。吃饭有时候是我买单,有时候是小姨子买单。如果那天小姨子把单买了,我就用相等的钱给小姨子买花,买大红的玫瑰。小姨子抱着一束大红的玫瑰走在街上,脸上洋溢着青春和快乐……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花呢?
  五万字的论文一点一点地写着,我和小姨子的交往也一天一天地密切着。写成的初稿给她导师看了之后,导师很惊叹,表扬她说,写的非常扎实。看得出来,你最近是下了真功夫的。小姨子很高兴,回马鞍山的时候,特地请我吃饭。小姨子开始崇拜我了,她说,真看不出来你是这么有学问有才华的……
 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。我们喝了很多很多的酒,小姨子开始说醉话了。小姨子说,我身边怎么就没有你这样有才华的男人呢?我坏笑着,看着她说,我不就在你身边么?她说,可你不是属于我的男人啊。我继续坏笑着,那要怎么样才算是属于你的男人呢?小姨子竟然有些茫然,她说,我也不知道。
  吃完饭,我送她回家,走在路上,小姨子居然挽住了我的胳膊。我的大脑抖了一下,假装不经意地搂住她的腰,试探她的反应。没想到她顺势就把脑袋倚在我的肩膀上。我的心跳在加速,好啊,好啊,美好的故事开始了。
  小姨子的家在雨山一个破旧的小区里,房子并不大。父亲去世了,母亲住在大女儿家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。我们开了门,进了屋,小姨子一屁股墩在沙发上,说,我要喝水,你给我倒杯水……
  我去厨房给小姨子倒水。一边倒水,一边在心里盘算怎么开始这个美妙的故事。怎么把她衣服脱掉,怎么弄到床上去,以及怎么应对她的反抗。当我计划好一切,从厨房端着水杯回到客厅的时候,小姨子已经倒在沙发上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看着灯光下她美丽的脸,因为喝酒而泛着红晕的脸,红扑扑的双腮,和我女儿的小脸蛋儿真是一模一样……
  这个发现让我猛地一惊。是啊,我也有女儿啊,她将来也要长大的,也会在社会上遇到各种各样的男人的。但是我愿意自己的女儿会遇到畜牲么?
  这个想法让我冷静下来,悄悄把水放在茶几上,去她房间抱了被子来给她盖上,轻轻地拍拍她的脑袋说,我回去了啊。小姨子嘴里含混地应了一声,咕噜一句什么,我没听清。轻手轻脚地把她家防盗门带上,就走了。
  回家的路上,我仰头看看天上清冷的月亮,心想,有时候真的是孩子在教育我们啊……嗯?我是不是个伪君子呢?
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6:1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就在刚才,有同事问,今天晚上周末,去哪里搞酒啊?我才恍然惊觉,一个星期又已经过去,明后两天可以歇歇了。那么,这个帖子也就再写几句,结束吧。
  女儿这次考得不错,我很欣慰,虽然写这个帖子显得有点得瑟了。不过回首这十六年,固然有很多的艰辛和难苦,但女儿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,是怎么也写不尽的。
  举个例子。冬天的时候,我出门都要戴个绒线帽,保暖。有天我出门的时候,忘戴了。下了楼,走出楼道,被风一吹,这才想起来帽子没戴。因为我家在六楼,又懒得再转身爬楼去取。便缩缩脖子,顶风而去。
  刚走出两步,就听楼上有人喊:“老爸,老爸。”抬头一看,女儿正在五楼和六楼的楼道拐角处,探出身子,手上挥舞着我的那顶绒线帽。
  我伸出双手,示意她扔下来,我接着。不料,女儿却转身下楼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蹬蹬蹬蹬蹬蹬……飞快地跑下楼来,把帽子给我戴上。哎呀,当时我心中的幸福感哪,真是像大海一样汹涌。整整一天,我都觉得这顶帽子格外暖和。
  今年五四青年节,红星中学举行成人典礼。我和女儿一起去参加了。本来我想给女儿写一封信,但是,觉得等到她走出家门上大学的时候,写给她更合适。所以,就什么也没准备。到了家长和子女互送礼物的环节,我是什么也没有。女儿倒是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。
  信的内容,是女儿从《诗经•小雅》里抄来的“南有嘉鱼”:
  南有嘉鱼,烝然罩罩。君子有酒,嘉宾式燕以乐。
  南有嘉鱼,烝然汕汕。君子有酒,嘉宾式燕以衎。
  南有樛木,甘瓠累之。君子有酒,嘉宾式燕绥之。
  翩翩者鵻,烝然来思。君子有酒,嘉宾式燕又思。
  这首诗呢,有人解释是,某人到别家去做客,主人热情款待了他。告别时,写了这首诗,对主人的热情款待表示感谢。但也有人认为,这只是普通的宴乐诗。它和小雅里的“鱼丽”“南方有台”两首诗成为一组,在宴席上歌唱。先唱“鱼丽”,称赞食物丰盛而鲜美,再唱“南有嘉鱼”,赞扬主人和宾客之间的深情厚谊,最后唱“南山有台”,对参加酒宴的人表示祝福。
  我不知道女儿是采信哪一说而写给我的。但不管她采信哪一说,我都很高兴。如果她以前一说为据,那是她感谢我这么多年来对她的照顾。如果她以后一说为据,那是她表达我们父女情深。
  那么,我就用白话把这首诗说一遍,作为本帖的结束语吧:
  南方有美鱼,鱼在水中游。君子宴有酒,宾客乐悠悠。
  南方有美鱼,鱼儿逐浪滔。君子宴有酒,宾客乐陶陶。
  南方树枝弯,藤儿紧相缠。君子宴有酒,宾客都平安。
  鹁鸠高飞翔,栖在大树上。君子宴有酒,宾客饮满觞。


  


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
组图打开中,请稍候......
回复 支持 4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12 16:2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谢谢各位的点赞、打赏和回复、评论!  谢谢jswh版主的加分鼓励!

  谢谢宝贝女儿给我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快乐!
回复 支持 4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28:09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如果想学轮滑,学了就不能放弃,这是真理。不管学什么学习之前好好谈,学就好好学,遇到一点挫折就觉得苦了,累了不想学了,这是恶习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1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30:40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因为女儿而去学扎头发,这是一个伟大的父亲。当女儿出生的那一刻,父亲就有一只脚踏进了地狱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17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33:37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好有爱,楼主好样的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6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34:31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了不起的父亲!最起码,你是成功的,用心的!好棒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2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36:15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现在私立幼儿园教的比公办好,我家就是从公办转到私立。因为现在公办管的紧,老师只能偷偷教。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38:45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你女儿己经很优秀啦!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6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41:30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好爸爸!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4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不容易啊,是个好父亲~
回复 支持 6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43:18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有心点父亲  你女儿不会差的,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43:45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真是好父亲,孩子小时候的作业还都留着,女儿小时候学习态度就端正,数学题写的那么整齐,付出总有回报。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1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1:44:55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支持一下老爸的同学王叔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4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2:00:15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我懂你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2:0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己经很优秀啦!


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7-8 12:13:39 该帖来自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这个幼儿园就开始学乘除法 这个我不得不服  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