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马鞍山OK论坛

[小说] (连载)最萌年龄差四十五

发表于 6 天前 655人阅读 0人回复 只看楼主

 
  琳的葬礼李辰并没有参加,也许是害怕。害怕看见她孤独的躺在那里,而自己却无能为力。所以,一直等到葬礼举行完毕,他才在陈明、阿柒与玉婷的陪同下来到了琳的墓地。
“琳,对不起我来晚了。这几天你过的怎么样,有没有感到孤单?”,李辰一边说着,一边抚摸着墓碑上的相片。陈明三人见此情景,就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花,转身走到了一边。也许他们心里都清楚,李辰一定有许多的话要对琳说吧。
“对了,玉婷。那天你说又是一个悲剧的女人到底什么意思?”陈明问道。玉婷低下头,用脚踢了踢地下的泥土:“其实,琳并不是个例。中国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女人,她们遭受家暴,却投诉无门。久而久之,她们也渐渐的放弃了反抗,默默的忍受着丈夫越来越严重的暴力。而一部分敢于反抗的女性,结局也不会太好,就像琳这样”。
“为什么国家不出台法律保护她们呢?”阿柒不解的问。
“不是国家不保护,在我看来,这都是观念问题。就拿警察来说吧,他上门后一般不会对施暴者进行抓捕,而是调解。为什么?因为中国人一直有劝和不劝分这个观念,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。你去法院起诉离婚,对方也会先调解,就是这个原因。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封建男权思想时间太长,以至于到现在还有一些残存在人们脑海中。比如施暴者,他们会认为打老婆是自己家务事,别人无权干预。所以,在我看来,改变观念,及时出台跟上时代的相关法律才是我们应该去推动的”。
“哎,琳姐不就是这种观念的牺牲品吗?太可怜了”,阿柒的目光扫视到了陈明身上。忽然,她紧紧的抱住了陈明:“答应我,保重好自己,永远不要离开我。失去了你,我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”。
陈明轻轻的抚摸着阿柒那柔软的秀发,温柔的说道:“傻丫头,不要胡思乱想了。我就怕你到时候烦我,赶都赶不走”。
“真的?你不会离开我?”
“嗯,不骗你。如果你非要给它加上一个时间,那就是生生世世”。
“喂喂,过分了啊!生生世世我不就没机会了吗?”玉婷开玩笑的说道。
“啊,玉婷姐。你也喜欢这个书呆子啊”阿柒说道。
“看你说道,好像没有人喜欢我似的。玉婷喜欢我不正常吗?我早就看出来了”陈明得意的说道。
玉婷听罢,扑哧一笑:“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”。
“男人嘛!脸皮不厚怎么行呢?是吧阿柒小姐”。
“滚,以后给我老实点,别到处勾勾搭搭的”,阿柒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使劲扭着陈明的耳朵。
“哎呀,疼死了快住手,听你的还不行嘛”。
“我看一只耳朵他还不知道疼,我也来凑个热闹”。话音刚落,玉婷的手就已经抓住了陈明的耳朵。只不过,她只是象征性的做了个动作。不知是顾忌身份,还是心里舍不得那样做。
正在这时,李辰走了过来。他并没有急于打断他们,而是傻傻的站在那里,温馨的场面给了他片刻的安宁。也许,他在这中间寻到了琳的身影。虽然这是一段短暂的恋情,可是对于他来说,这种刻骨铭心的爱这辈子都会围绕在他身边,让他无法释怀了。
“兄弟,节哀顺变”,陈明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并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李辰回头看了看他,内心忽然涌入了一股暖流。也许就是这简单的兄弟二字,这个在他俩平常交往中谁都不会说的词,此时此刻在这里听到它,真的让李辰感受到了这份感情的真挚。
“我没事,你呢有什么打算?”李辰忽然问道。
“打算?”,陈明愣了一下,也许他是想不到李辰会这么问他。
“走一步看一部吧,你知道本来我也不是一个有计划的人”。
“我是问你和阿柒,你准备和她在一起了?”。
“那肯定啊,历经这么多的波折才走到一起,我怎么可能放弃呢?”。
“你误会我了,我的意思是要不你就像她求婚吧!别到时候和我一样遗憾终生”。
“结婚?老实说我还没真没想过,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。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还不长,我想应该在等等”。
李辰深吸了一口刚点燃的烟,眺望着远方说道:“你啊,就是这样。我以前也和你一样,可是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我才发现。原来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厮守终生,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!”。
“这和结婚是两码事,不结婚也可以厮守终生啊!不过老实说,我还真准备了一条项链,但是这只是一件定情信物”。说完,陈明神神秘秘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,刚准备打开它。阿柒和玉婷却朝着他们走了过来,陈明赶紧将双手背在了身后。
“这么神神秘秘的,是不是不干好事了?”阿柒问道。
“怎么可能,我从来不做坏事”。
“拉倒吧,让我看看后面是什么”。
“在这看不好吧,这里还是墓园的范围”。
“墓园怎么了,快给我看看到底什么东西”。阿柒刚要伸手,陈明却闪到了李辰身后。
“你真的要在这里看?不后悔?”。
“这里怎么了,快给我看看”阿柒催促的说道。她的心里已经猜到了八九分,可能是太想看看陈明到底买了什么礼物,也就顾不得是不是在墓园了。
“那你把眼镜闭上,让我的两位侠友给我做见证”。
“那你请不请吃饭?”玉婷调皮的问道。
阿柒顺从的闭上了眼睛,似乎是等待着陈明给她的惊喜。时间也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,安静的只能听见呼吸的声音。成群结队的鸟儿飞到了他们身边,等待着成为这浪漫时刻的见证者。
陈明轻轻的打开了盒子,刚准备将项链轻轻的取出,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:“阿柒是我的,是我的,谁也别想抢走她”。
陈明还没来得及回头,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笔直的插入了他的心脏。陈明应声倒了下来,手中还紧紧的抓着那条代表着浪漫与未来的项链。阿柒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她傻傻的站在那里,双手紧紧的捂住嘴巴。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不敢相信陈明就这样倒在了地上。从此往后,阴阳相隔,再无相见。
李辰疯了似的扑了上去,与男人扭打在一起。玉婷则赶紧俯身,吃力的扶起了陈明,大声喊着:“陈明,你不要睡啊!救护车马上就来了,没事的答应我不要睡”。阿柒似乎回过了神,她慢慢的抓紧了陈明的手。眼泪早已顺着眼角流了下来,她轻抚着陈明说道:“答应我,别睡着。你的礼物我看到了,很漂亮。我要你亲自帮我带上,听到没有,你听到没有”。陈明缓慢的回过头,他吃力的挤出一丝笑容,用微弱的声音说道:“对不起,看来我无法帮你带上了”。
“不,你不会的”阿柒疯了似的摇着头。
“听我说……阿柒……能够认识你……与你……相恋……我已经……知足了,也许这……这就是……我的命……答应我……以后没了我……你……你也要……好好活着”。
“我不要没了你,我要你活着”阿柒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陈明又抬眼看着默默流泪的玉婷,他吃力的抬起手臂,轻轻的替她擦拭着:“风尘……三侠……我很……喜欢……希望……你们……继续……这样潇洒的……活着,坚持……心中的……那份理想……与自由。对……不起,两位……大侠,我……先……走一……一步了”。他的手重重的垂落了下来,项链也随之掉落在了地上。
正在这时,一群警察赶了过来,制服了这个男人。这个对陈明下死手的男人,正是刘梓轩。而李辰依旧不肯松手,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,嘴里还大声骂着:“我操你妈,操你妈,操你妈”。
“陈明,你醒醒啊,快醒醒。我不要你走,我要你替我带上它”不远处传来了阿柒撕心裂肺的叫声。
李辰忽然松开了手,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放声大哭起来:“卧槽,卧槽,卧……”。
鸟儿们似乎也为之动容了,它们纷纷张开了翅膀,不停的来回盘旋着,嘴里发出了悲鸣的哀叫声。
………………
阿柒缓慢的抬起了头,从模糊的视线中渐渐看清了它们,原来它们是……一群雨燕(完)

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